努力一点 再努力一点。肯定自己的同时也不要忘了自己与想成为的样子的差距。

有些事情无非是自己和自己发脾气,不过是看了些莫名其妙的鸡汤觉得自己也应该blabla
我呸
不如直接去煲小鸡炖蘑菇

看首页苟球员啊演员啊嗑cp啊我竟然有一丝丝羡慕
从去年年末开始就很难再对任何一个无关的人或者事物产生兴趣了。

学习日记
Sep 20, 2020

早上起的很晚,因为是星期日,每周唯一一天允许自己赖床。

两点开始的学习
CW Reading ✅
Anthropology reading ✅
Latin Review ✅
LR 1 chapter ✅

周日稍微偷个懒 明天继续肝hhh

八点半的校园仿佛是空的
没有早课的学校orz

radicals什么时候能意识到能谈论民权问题也是一种privilege

只有在能生存下去的时候才有能力讨论对彼此的称呼问题和性别认知问题。要是再由着全球经济这么混乱着气候这么糟糕着很快就战争状态了
那时候可能就丛林法则了。

我不是说不讨论平权问题。只是它没必要是top priority

如果把全球气候变暖 环境污染 燃油问题都归到民权问题上来那估计早就解决了
亚马逊和加州火那么烧着也没见有jkr说句话受的关注高orzzz

最重要的一条是要选择善良待人。我刚来的时候惊奇的发现每一个人都特别友好,每一个人都愿意去帮助与理解其他人。其实开个门、笑着说声早安、问一句需不需要雨伞也不是什么大事。来这里我才理解hp中说伏地魔没被爱过所以不懂得爱是多么正确的事情。就像是中文语境下大部分人不懂得liberty的意思一样,没有被善良对待过的人可能也不会懂这种感觉。所以作为privileged、有幸感受到这种感觉的人是有义务把这种行为传递给别人的。

slc像是象牙塔与乌托邦,也像是黑塞笔下的研究院。在这几天陪新生了解校园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变了多少。但也不觉得有多骄傲,甚至有点悲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阴影与不可言说,但每个人都应该有感受到这样的善良的环境并且传递这份善良的。

可是这个世界的架构不允许。

在slc学到的一些看待事情的方法,首先就是我们都是人类,也都只是人类集体中不多不少的一部分。我们要着重大环境的发展没错,但人类不是可牺牲品。所以在ethic dilemma出现的时候永远要考虑最小化人类个体牺牲同时保全人类整体的发展。

再就是不要去随便judge人。一个人的穿着、出身、学的科目、交友圈子与说话方式都不能代表这个人本身。这方面我遇到了太多太多的事例。相比与留言,不如一起吃顿饭靠谱。就比如说我现在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如果我还保持着高中时的思维估计会离的远远的。

第三是这个世界不是二元化的,人们并非除了左派就是右派,除了男性就是女性,除了朋友就是敌人。一个人可以在不同的问题上持不同的立场(也就是为啥我总被人开除左派籍)

第四是人会变的。不只是外貌与穿衣风格,还有性格与价值观。有时有遇到racist与homophobic或者nationalist不要急着去叫骂,也可能是他们生长环境没有让他们接触到相应的信息与教育。

现在看到微博大肆宣扬抑郁症多么痛苦blabla所以辱骂其他正常的人并且宣扬全世界都不理解抑郁症我就很emmmm

没必要 真的没必要。一边说着只是普通病症一边不停指责别人不了解自己的痛苦。

这个世界不欠你我什么。无差别指责所有人不也是伤害别人的一种吗?

作为病症的一种,人们应该寻医问药而不是两边互相指责。
简直就像是癌症患者指责别人不在乎他们发病的疼痛而医生指责癌症患者疼痛阀值太低一样…
癌症还是绝症呢。

是,大环境对抑郁症患者很不友好,可是自己放弃希望了你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不给你希望呢?你网络另外一端的网友不是你的树洞也不是你的心理医生。你也没有权利来代表所有抑郁症患者描述他们的感受。

你也不过只是人类群体的一部分罢了。

SLC是我的safe house 是我腰间的绳索 是一束光。
原来人也可以许以这世界温柔善良。

每个人都有过漫长的黑夜与痛,但却又能爱这世界爱世人。

谁说一定要是恋爱中的爱情才能是美好甜美的呢?

我曾拥有过一段我写文都觉得kitsch的感情

他可以飞过半个地球只为来找我玩一天,我也可以飞过半个地球去找他在公园里一边散步一边聊天。

不是恋爱也不算是大众定义的爱情,我们伴着彼此成长,每次见面都会感叹与惊喜对方的成长与能力,分别了就回到各自的生活里继续拼搏着。

这种感情不需要社会契约来定义。

昨天稍微吃了半袋辣条今天就开始拉肚子
来阿勉力卡之后很久不吃辣了,感觉身体的耐辣度、做题的条件反射和我精神的紧张度抗打击度其实是一个原理

都是一点点逐渐适应的、也是一点点失去的。

曾经铭记在脑海里的multivariable两年就不剩下什么了,曾经看着脑子里立马出现流程图的代码现在读起来也会有些吃力,曾经我以为很痛苦的大部头看一看也就适应了,曾经我很害怕的一个人走夜路现在也当成了享受。

说到底高级动物也是动物,本能依旧存在人的机能里

能好好活着好好思考也算是privilege的一种

草为什么我脑子里一直在响着tomorrow is a latter day 为什么为什么
我都几个月没看过BoM了

这大概是脑子再提醒我没必要总想着自己有多惨 没意义 塞翁失马嘛 人要乐观 要尽情活着 不如看看1789看看CFA学学安灼拉一直充满希望

嗨说我激进也好传统也好 放荡也好保守也好 我都无所谓
如果想要在身上打tag大概率是为了marketing趴嗨
Have u painted with the color of the wind?

微博上有那么一两个人我觉着吧…
说白了我开始掠过ta们的发言最开始是因为会用太多无用的的排比形容词,后来越看越觉得和那些主播一天都不能下播是一个道理的。
说白了在你上着一年四五十万的大学而没意识到wb上经常会有极右派或者反LGBTQ反女权发言是system failure,而一味的对骂只能让社会更极端的时候,你所做的也不过是特权阶级对民众的伤害罢了。

再说不好听点,大家都是从抑郁症时期过来的,差不多的行为过经历过也见过太多了。

说起来,我真的希望微博能出个暂时屏蔽某人一段时间发言的功能…今天首页刷到看吐了。
就微博某几个意见领袖(我猜她们可能没这么想但效果就这样)每次发言都透露出一种无知蔓延出来的扭曲恨意…就非常质朴的那种无知暴力比如说把伟哥完全当作治男性勃起障碍的药物而完全不看国内有500万相关疾病的病人需要这个药且需要终生服药…就,那种感觉就是爹味,只是这种爹味不是由性别产生的,而是阶级产生的盲目自信。
而且这种自信是毫无同理心的那种,就给人一种很美式的味道……就是“我只是为了显得我有同理心而与帮助我的同胞”的感觉,毕竟她们认为的性别对立给人的质感是真的完全扭曲到不把男性当人就得感觉。
就,怎么说呢,我赞同,现在男女双方利益有很大冲突,但是像是卫生巾这种事,一个其实不是主要利益矛盾点(和招工歧视等等相比),而在这件事上,是可以靠双方沟通解决的,但是她们放弃沟通而选择直接攻击男性伟哥问题,一个本来这两件事就不相关,一个是这完全没有可以商量的态度……
就很多社会问题,包括性别问题,其实很多都夹杂着阶级问题,而这些人身上体现的,其实就是一种阶级教育的优越带来的自信,自认为自己很懂整个情况,然而表现出来的还是爹味

DNC week我还只是吐槽这都啥 到RNC week 我就开始呕了

所以其实house根本就不是动作慢
只不过是不想干活
senate同理
我寻思着H.R. 8015这速度不挺快的吗???

上次有这种想要去飞去世界另一头报导抗议还是2018年年初伊朗学生的抗议。那次也是,警卫队的人们晒出制服说他们与人民站在一起。这次白俄的事也是。
只希望这次的结局不要像之前一样了、不要有坦克与枪炮、没有结论的死亡和没有牌子与窗户的面包车了。
I wanna be there with them.

之前六月份阿咩黎卡的抗议我其实没什么感觉,愤怒但我知道是选票政治相关、利益群体相关。像当年的占领华尔街一样荒谬的要求与自然的结束。
但白俄与泰国的抗议是让我有想要去第一线做采访报道的欲望的。他们背后即是悬崖、他们选择去驱散黑暗。

显示更多
sansschatten

欢迎来到sansschatten.com!这是一片没有阴霾的天。